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葉小嵐 > 惡魔般的男人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惡魔般的男人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惡魔般的男人  第9頁    作者:葉小嵐

  忽地,熱感消失了。

  關穎玥詫異回頭,果然已不見坐在水槽上的男人。

  瞬間,無力感侵襲,她蹲了下去。

  她的臉好燙,燙得發脹,她環著自個兒的肩,察覺粉軀正顫抖著。

  適才,她竟然渴望著那個男人。

  她不解自己是怎么了。

  她的確“曾經”崇拜過他,仰慕過他,最極致的時候更是像個瘋狂的粉絲一樣,想與他上一次床,將他的觸感深深印刻入身體里,成為這一生最最美好的回憶。

  可夢想總是最美,美在你碰觸不著。

  當她曉得他私底下的品行有多差勁時,夢想就像掉落地上的鏡子,乓啷一聲,粉碎得無法拼湊。

  更因為她曾經對他抱有太多的幻想與不實的期待,在幻想破滅時,傷心失望更為徹底,徹底到甚至鄙視起他來。

  但是,她還是有感覺的啊……

  縱使明白他是個好淫逸的男人,她還是想被那雙健臂所擁,被他的強橫狠狠灌進柔嫩深處。

  她不敢置信的嗚咽了聲,兩手掩住小臉,萬萬沒想到平日冷靜沉著的她,腦子里一心想往上爬的她,也有如瘋狂粉絲般的強烈執念。

  關穎玥抓起地上的水管,打開水龍頭,冷涼的水自腦門往下灑,她仰起頭,冰鎮臉上的熱度,直到她的身子不再發熱,才將水關掉。

  身子是不燙了,可是心還是跳得急。

  該不會……該不會她如此輕易就被小雞說服,愿意跟他上床,其實是因為她早有一個夢等著他來圓?

  抹掉臉上的水珠,喘了口大氣,她放棄浪費時間的胡思亂想,拾起衣服走入屋子,想看那個半途“棄”她而去的男人,干啥去了。

  工作室有著微弱的燈光,纖腿篤定的踏入,唐思旅果然正專注的在紙上揮灑。

  這次,他又會畫什么了?

  她走近,同樣是線條凌亂的圖稿,圓珠子不規則的穿插其中,看起來極像是濕發亂舞的模樣,舞出一個項鏈的形狀。

  她出神的看著,對于能看到“偶像”親繪的初稿,內心澎湃激動。

  一顆透明的水珠,沿著她的發緩緩滴落,落在畫紙上,碎成花。

  專心的男人抬首,一臉怒。

  “滾開!”

  不可理喻!不可理喻!不可理喻!

  吹風機嗡嗡的聲響就像關穎玥心中的狂怒,狠狠吹亂長發。

  她已經想不出再多的形容詞罵他,他的陰晴不定、反覆無常,不按牌理出牌實在讓她完全沒有任何脈絡可循。

  她真佩服小雞可以待在他身邊多年,那種主子,她只是跟他交手兩天,她就想拿菜刀直接將他劈成兩截。

  好不容易穿干了頭發,身上穿的是今天換了第三次的衣服。

  還好她在G開頭的成衣店多買了好幾套休閑服飾,否則剛剛被水弄得一身濕,哪有東西可換。

  但再看看旁邊那濕答答的內衣……算了,她適才跳舞跳得好累,看看時間,離與拖吊車約定的時間尚有一小時,就先讓她休息一下吧。

  拔下吹風機插頭,坐在大通鋪上的她頭靠著水泥墻,沒一會兒就沉沉睡著。

  畫了十幾張圖稿,最后終于定稿的唐思旅伸了個懶腰走進臥室,看見睡著的關穎玥時有些納悶的蹙了眉頭,心想她睡在他房間干嘛?

  正要叫醒她,水眸輕掩的平靜姿態不知怎地讓他不舍得破壞。

  他坐到她身邊,就近看著她,心想,她一定是上天派來解救他的繆思,因為他已經整整一年想不出系列作品了,只有一點零星小作發表,根本無法撐起公司,他為此心焦煩悶,這一陣子更是干脆的泡在酒精里,想看看是否能因此醉到引發靈感,可全都徒勞無功,就只有在看見她時,他的腦袋在瞬間炸開,靈光迸現。

  他清楚,他絕對不能放開她,不管她要什么,他都給,只是在臺灣設個柜,那有什么問題,一通電話就行了。

  不過小雞警告他不能答應的太輕易,免得她得了便宜,就忙著當她的經理大人去,鎮日工作忙碌,哪來時間陪他激發靈感。

  所以他的承諾至少得等到這次的系列作完成才行。

  他低聲道:“你會得到你該得的。”

  他再狂妄再任性,該給的,一毛都不會少。

  外頭餐廳傳來奇異的聲響,唐思旅納悶的走出去,看到來電震動的手機正在桌上抖抖抖。

  他未有任何猶豫,擅自接了手機。

  “小姐,我們是拖吊車,來拖你的車子了。”

  拖吊車?車子?

  “等一下。”

  他走進房間,正想搖醒睡著的關穎玥,手才剛要碰上她的肩,沉靜平和的睡容讓他猶豫的收回。

  “在哪?”他走出去問。

  關穎玥醒來時,頸子像落枕似的僵硬無法動。

  “噢……”她低聲哀號,靠手掌的推力將頭與墻分開,再費了好大的勁,忍著疼痛,才讓像被上了石膏的頸子扳正。

  身子一動,就感覺有樣東西從她的大腿處掉落。

  她納悶低頭,那是一只手臂,屬于一個“不可理喻”的男人的。

  此刻他窩在床上睡得熟,人趴著,臉側著,右手彎壓入身子底下,左臂則是剛放在她大腿上的那一只。

  老實說,這男人在睡著的時候,看起來還挺無害的,一點都想像不到他醒著時有多讓人抓狂。

  她輕輕撥開覆蓋在額上的亂發,長型的眉眼露出,合起的睫毛濃密,她忍不住撥了撥自個兒的,心想,跟她有得比呢!

  關穎玥伸了個懶腰,才想著不知現在幾點,心中忽然打了個突,驚跳起來。

  她的……車子啊!

  拖吊車公司怎么沒有打電話給她?

  她慌張的沖出屋子,門口一輛鐵灰色的車子霍然止住她的沖勢,她有些難以置信的偏頭打量,車牌號碼顯示這車的確是她的。

  車身十分干凈,不見昨晚掉落田里的痕跡,好似昨天發生的一切是場夢。

  該不會是唐思旅幫她將車子弄回來并洗干凈的吧?

  她回身,意外看到身后站著唐思旅,臉臭得像剛吃了一斤大便似的。

  “你很吵。”他怒聲低語。

  她想起小雞說過他有下床氣,而且是很兇猛到六親不認的那種。

  “我的車……”她指著外頭的車子,語氣柔和得似安撫,“是你幫我弄回來的嗎?”

  “啊。”

  啊?啊是啥意?是對還是不對?

  唐思旅手指著車,“滾!”

  第5章(1)

  中原標準時間十一點整,是唐思旅起床吃午餐的時間。

  十點十分,是小雞上班--煮飯--的時間,所以她也要跟著在這個時間“上班”。

  因為這項長期抗戰不知會持續到何時,關穎玥只好再跟齊郁舍請假,拜托他先拿她的年假補上,若是不足,后續再說。

  今年公司給予的年假是兩星期,還好她尚未用掉,這表示她有兩個星期時間可以跟唐思旅耗……不,她是一定要在兩個星期內讓他在合約上簽上大名,不然也要親耳聽到他要求唐思聰答應設柜的事。

  然而時光飛逝,很快的,她的年假已經用掉一半,合約還是毫無進展,倒是他工作室桌上的圖稿積了一大疊--那是她每天被“虐待”的成果。

  據小雞說,他這兩天就會完成一系列的設計稿,接著他就會親手打樣,等樣品出來,送到美國去,才算完成初步工作。

  通常打樣這事不是交給專業的金工師傅嗎?他連這都自己來?

  小雞解釋,他習慣親自打樣,這樣才能做出與他想像中毫發無差的作品來。他是個非常龜毛、精準、要求的人,過去曾經有大量生產的成品長度多出了一公分,就被他要求全部退貨。

  這事她曾經風聞,當時大概是被崇拜心情給遮瞎了眼,所以才會覺得唐思旅根本是苛求的專注完美,是件帥氣的決定,現在卻只覺得這男人有毛病。

  就好像他每天一定要想盡花招把她折磨得慘兮兮,才能迸出靈感來一樣,他真的是神經病!

  而且,他除了第一天跟第二天以外,不曾再碰過她的身子,卻用那雙超級熾熱的眼盯得她全身發燙。

  她從不知道,原來做春夢也會有快感的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9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葉小嵐的作品<<惡魔般的男人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捕鱼游戏架构 动物走势图前三组 法国和澳大利亚实力对比 广西快乐十分每天50期走势图 特区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论坛 秒速时时彩规律 南美足球联赛水平排名 北京赛pk10查询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 斗牛牛破解版内购 体彩排列三19065期开奖结果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云南快乐十分预测专家 2019年东方心经a图片 香港赛马排位及派彩赛果 数学家赌博的打法 新疆时时结杲